精神漫游者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流浪者记事”系列【断章2 转角处探出的玫瑰】

断章2 转角处探出的玫瑰

爱克赛尔带着一大束玫瑰来拜访的时候,正是我手忙脚乱地到处寻找丢失的物品的时候。
我烦躁不堪地拉开了门,终于把不绝于耳的恼人的门铃声截断了。接着看到面前那一张总是挂着优雅得体微笑的脸,我的心情似乎只能更加的糟糕罢了,但是碍于从小形成的礼仪,我是不会将他关在门外的。
爱克赛尔一进屋,就从身后拿出了一大束绽放得正鲜艳的玫瑰,上面还滚动着在阳光下闪烁的水珠,犹如镶在一块翠绿色地毯上的珍珠宝石,十分漂亮,忍不住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奇怪的是,刚才还十分烦躁的心情有了一点缓解。
“喏,给你的。”爱克赛尔将玫瑰花束忘我面前一递。
“啊……谢谢……”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我还是道谢以后接了过来,毕竟谁都喜欢美丽的事物,而且最近我在米内斯宅邸周围散步,没有再采摘过玫瑰了。我也许可以将收藏已久的花瓶拿出来供着这些美丽而又脆弱的花朵。
“不用谢,毕竟这些花也不是我的。”爱克赛尔笑得有些古怪,似乎是在憋笑。
我正疑惑着,视线再一次扫到这束玫瑰上,忽然觉得这些花的模样有些眼熟,无论是色彩还是枝叶伸展的姿态。接着我恍然大悟般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就像个发现神秘谋杀真相的侦探一样。
我看向爱克赛尔,他知道我显然了解了事实,笑着点了点头。
我愤怒地将花束往他身上扔过去,却被他稳稳地接住了,一脸可惜地抚摸着花瓣说道:“别这么对待这些高贵的小姐们,它们是无辜的,你大可以冲我来。”
“好啊,我现在就可以把你赶出去。”我硬是挤出一个随和的微笑,血液只往头上涌,我现在的脸色应该就像被打翻在地发酵多时的红酒的颜色,十分难看。因为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从头到尾都在被这个男人耍。
我早该发觉到为什么我这几天路过米内斯的花园,再也看不到有玫瑰花从墙头探出来。原来这个男人比我更早地摘光了这些玫瑰,还假装好心地包装成这样,再拿来送给我,完全把戏耍我当成乐趣。
“真亏你为了玩弄我每天比我起得还早,难为你了。”我无不讽刺地说道,一边恶狠狠地大力关上一扇柜门。我已经打消了要将那些花供起来的念头,而是十分想揉碎它们,然后将花瓣都洒在爱克赛尔那张得意而又愚蠢的脸上。
“别这么说,我可不是为了戏弄你,我只是觉得一直麻烦你但又没有什么可以回馈给你的,这样会让我愧疚的。”
瞧瞧,说得真好听。
“那真是感谢你了,其实只要你少出现在我的面前,就是对我最大的回馈,我感激不尽。”我语气冰冷,毫不留情地站起身看着他说。
那家伙丝毫不受影响,笑着问道:“你在找什么呢?”
“不关你的事。”我不理会他转移话题的做法,“你今天来不会只是为了看我被戏弄之后的反应吧?如果是的话,你成功了,现在可以走了。”我做出“请”的手势。
“你是在找那个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吧?”爱克赛尔扫了一眼我右手的手指,立刻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很可惜,他说对了。这家伙的观察力确实敏锐。
没错,我是丢失了那只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那只戒指不是什么贵重物品,顶多就值几个金币,说不定某天会被贬值为几个银币呢。但是我却格外珍惜这个戒指,它镶着一颗祖母绿宝石,稍微有些磨损,却是待我很好的外祖母送给我的。小时候我经常坐在外祖母的腿上听她讲述故事,那些故事总是充满传奇色彩,飘荡着神秘的雾气。
那些故事里有兜售古怪魔药的揣着篮子的巫师,有跋山涉水披荆斩棘去营救公主的勇士,有身披黄金战衣将宝剑指向天空的骑士,有藏身于古老幽暗山洞深处、卧眠于金币堆上的恶龙,也有扑扇着透明如薄纱的双翅飞舞在翠绿色山林中的小妖精……那些故事总是能将年少的我牢牢地吸引住,我总认为是外祖母让我爱上了书籍。
我非常爱外祖母,也总将她临终前交付于我的祖母绿戒指好好地保存着,时刻不离身地戴在我的手上。但是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发现手上的戒指不见了踪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丢失的,让我急疯了,在家里东翻西找,却依旧毫无所获。
我尽力地在记忆之海中挖掘任何有关戒指丢失的线索,却只被乱如麻的各种记忆碎片纠缠。
看到我的表情,爱克赛尔知道自己无疑猜对了。他终于收敛了笑容,正色道:“来,我帮你回忆看看,是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我敢打赌世界上没有比他变得还要快的人了,但是我还是不争气地点了点头,打算接受帮助。
“我只记得发现戒指不见的前一天早上依旧去了散步,地点你也知道了。拜你所赐,我并没有摘到玫瑰,因此比平时花的时间少了一点就回去了。当然回去的路上路过那家糕点店……”我凭着记忆叙述。
“等一下!”爱克赛尔忽然出声打断我,语气严肃。
“怎么了?”我觉得他是发现了线索。
“那家糕点店当天出售的特别甜品是什么颜色的?”
这个问题差点让我气晕过去,我吼了一句:“这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颜色有时候能够刺激记忆力。如果你能够记忆起颜色,就说不定可以回忆到什么重要的内容,你赶快想想看。”爱克赛尔说得一本正经,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胡吹。
“好吧,嗯……好像是橙色的。”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片温暖柔和的橙光。
“唔,那就是芒果慕斯……”爱克赛尔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也可能是柳橙蛋挞,下次可以去试试看。”
我竭力忍住不发火,看他接下来有啥能耐。
“好吧,你那天肯定也买了甜甜圈吧。当你伸出手指着甜甜圈对店主说话时,有没有注意到手指上的戒指还在不在?”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好像隐隐约约记了起来,道:“好像……那时候我的戒指就不见了,这么说的话……很可能是在米内斯花园附近丢失的!”我高兴地几乎快要跳了起来。
爱克赛尔将花束放在了桌子上,拍了拍手道:“既然你回忆起来了,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戒指可不会自己跑回来。”他眨了眨眼,大力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差点让我坐到地上去。
我急急忙忙做好了出门的准备,临出门前我看了一眼被丢在桌子上的玫瑰,被爱克赛尔调侃:“哎,我知道你还是舍不得丢掉我好心送给你的玫瑰的。回来之后请将它们好好地供起来,这些姑娘们需要水来滋润一下。”
我勾起一丝冷笑。
“我会的……”
才怪呢。

“奇怪,如果不是丢在路上了,还会是丢在哪里了呢?”
我和爱克赛尔找遍了从甜点店到米内斯花园的路段以及我散步走过的地方,却都没有看到戒指的影子。我就连路边的灌木丛都没有放过。
“不会是……”爱克赛尔忽然出声,也让我的内心一惊。
显然我和他都产生了那样的设想——戒指很有可能在我尝试伸手摘取玫瑰的时候掉入米内斯的花园中了。
思索了一会利弊以后,我转身就想往回走,却忽然被一只手从后面揪住了领子。
“你想去哪儿啊?”爱克赛尔的声音一听就不怀好意。
我沉默了一会,肯定不会承认真正的想法。而是说:“爱克赛尔,不要说我没告诉过你,在这座城里,私闯民宅可是要犯法的。”
我转过身,不例外地看到对方挑了挑眉,然后摊开双手说:“如果没有人知道的话,算什么私闯民宅呢?只要保证不要让人看到不就行了。”
不愧是冒险家,真是什么都不怕。
但我不是。
“别开玩笑了,不被抓到确实什么事都没有,然而如果被抓到了,就不是道歉可以解决的了。”我抛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要是出事了,我帮你顶着!”爱克赛尔从后面冲我喊道。
我停住了脚步,狐疑地转头盯着他看,仿佛想从对方的表情里看出什么端倪。然而我好像从未见过爱克赛尔的眼神如此真挚,就连玩笑的意味都没有。
简直真诚得我毛骨悚然。
“你又想吃什么东西了吗?”我问。
“我在你眼中就真的这么爱占便宜吗?”爱克赛尔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这还用问吗,是谁每天吃掉我这么多油炸甜甜圈和糖豆,还天天来蹭下午茶的。
然而我还是说:“爱克赛尔,如果你能帮我找回戒指,我就买柳橙蛋挞和芒果慕斯。”
“给我买一个星期?”
“太多。三天。”
“太少。五天。”
“四天。不能再多。”
“成交!”
然后我就跟在爱克赛尔身后,两人一起朝着米内斯的后花园走去。爱克赛尔的背影显得十分自信,令我也不由地坚信戒指能够找回来了。不管怎么说,能有一个人在身后支持我,这种感觉还是很好的。我只希望在行动的时候,大富豪米内斯不会忽然出现,我有理由相信热爱自己后花园如同热爱生命一般的米内斯会毫不犹豫地将我们用绳子捆起来扔进海里。
虽然我是这么相信爱克赛尔的,然而当就站在探出玫瑰枝的围墙下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担忧。
“你别露出这种表情啊,应该相信我的身手,翻过这种程度的围墙不在话下。”爱克赛尔边说边挽起袖子,双手往忽然按住我的肩膀一撑,我顿时觉得整个身体就跟散架了似的晃了一下,差点蹲下去摔倒。接着我就看到爱克赛尔双手已经成功撑在了墙头上,正努力地抬起一只脚试图跨过去。
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一边心中感叹这人的力道真不小,一边道:“我想我很乐意看到你的裤子被挂在枝头。”
“哦,真可惜你看不到这种景象了!”
说话间,爱克赛尔的整个身体就在墙头消失了,墙那边传来一声重物落在土地上的声音以及一声叹息声。拍手的声音从那边响起,接着是爱克赛尔的感叹声:“老实说,这花园真是大啊!你真应该也过来看看,如果说这里是一片大海的话,你每天摘走的那小朵玫瑰就只是一小滴水珠罢了!”
我走过去站在墙下说:“废话少说,赶快帮我找戒指!”末了还朝周围看了看,确定暂时没有人经过此路段。
“好好好。”爱克赛尔答应着,接着就没有声音了。而从那边传来的花丛与书页摇晃的响动让我确信他是在弯腰寻找戒指。
老实说我还真有点不习惯爱克赛尔忽然话少的时候,就在这安静的五分钟里,他也一直没有说话。静默了许久,我刚想开口询问情况,就忽然听到那边传来什么东西被弄翻在地的声音,金属撞击声隐约地传来,让我的心像是要提到嗓子眼了。
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老天保佑。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心想着是不是该找一个地方迅速躲起来,反正爱克赛尔说了就算被发现了也是他承担责任。然而我还是觉得逃走对我而言是非常不厚道的行为。
然而接着我就听到忙乱的脚步声从花园侧门传来——所谓“侧门”,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小扇雕花的低矮铁门罢了,至于我们为何不选择这里入手,完全是一种“做贼心虚”的心理在作祟,非要使用不寻常的手段。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米内斯家养着的一条凶猛的斗牛犬就窝在铁门旁边的小木屋里,谁都不敢去招惹。
下一秒,爱克赛尔慌张的身影就跃过铁门出现在我眼前,我还来不及询问他找到戒指没有,就被他用手一扯跑了起来,我差点被他拽倒在地。
“怎么了?”我问着,但是并没有停下脚步,一种本能地危险迫近的感觉促使我跟着对方挪动双脚。
爱克赛尔张口的瞬间,一声凶猛的犬吠声打消了我的疑问。
我战战兢兢地转头一看,黑色的斗牛犬撒腿狂奔的身影让我差点双腿一软跌倒。我能够看到对方圆溜溜的泛着凶光的眼睛,还有因为飞速奔跑从露出尖牙的唇边逸出的唾液。
米内斯是几天忘记给它喂食了啊。
“你怎么会招惹上它!”我边跑边冲着爱克赛尔吼叫。
“我可没有!”对方冲我吼回来,“我原本已经找到戒指了,就在他的狗屋附近的草地上,我尽量放轻脚步过去想要捡起来,没想到不小心踢到了它的碗!”
我叹了口气,这还真不是我们能够预料到的发展。然而我关心的是——
“所以,戒指呢!”
“被它吃了。”爱克赛尔似乎十分困难地挤出这句话,脸开始泛红。
“什么?!”我不怀疑自己的听力,只怀疑爱克赛尔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渐渐的,我们已经跑出了米内斯豪宅的地盘,来到了比较繁华的商业区。人们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喘着粗气的我们,身后的犬吠声依旧没停,我们无暇顾及多余的目光,朝着前方奋力奔跑。如果被米内斯家的斗牛犬咬住,可不只是被咬一口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人群看着慌乱的我们,十分自觉地避让开一条小路,让我们顺利通过。不过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想被那条看起来就凶恶的黑狗盯上吧,大家还是十分有自知之明的。
“你再说一次!”我吼道。
“被那只狗吃了!”爱克赛尔憋足了劲吼回来,“我本来已经看到了要捡起来的,但是它的速度比我更快,叼起戒指就啃!估计已经进了它的肚子里了!”
我再也不想说话了,原本以为就算被狗追逐,起码捡回了戒指也算是好的,然而现在这种情况算什么样嘛,我还不如被狗咬算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心灰意冷放慢了脚步。
“不要停!前面就是港口了!我们跳进海里就没事了!”
爱克赛尔竟然一把拉住我的手,迫使我跟上他的速度。面前确实就是港口了,我已经清楚地看到各种由优质木材打造的船只的帆了,还有飞翔在上空的一些鸟类。然而貌似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群人围在岸边,望着海里的什么东西交头接耳。
也许是听到了我们发出的响动,岸边的人们转过头,惊异地看着即将飞奔而至的我们,下意识地闪过身避让出一个口子。
真是非常感谢他们。
“跳!”
不需要爱克赛尔提醒,我也非常自觉地奋力一蹬地,整个身体腾空。我的手臂在空中乱舞了几下,尽力想让自己跳得远一点,然后就是理所当然地被地心引力扯得往下坠。我看到爱克赛尔就在我前方,在下坠过程中我防御性地抱起身体,然后屏住呼吸,下一秒冰凉地海水就将我淹没了。
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水,尤其还是带着咸腥味的海水。因此一落进水里我就开始奋力蹬腿摆手,向上方游去。
头露出水面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抹去脸上的水珠,往四周看了看,却没有看到爱克赛尔,不觉心下一凉。再看一眼岸上,发现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围聚了起来。
这也许是这么久以来我所做过的最荒唐与不可思议的事。
“喂!快来帮我!”爱克赛尔略显痛苦的声音忽然就在我身旁响起。
我转过头,惊讶地看到刚才追逐我们的黑狗竟然也下了水,此时还紧紧地咬住爱克赛尔的衣袖不松口,眼神极其坚毅。我哭笑不得地游过去,从后面抱住黑狗,用力将它扯离爱克赛尔的身边,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最终黑狗好像还是选择了妥协,安静地被我抱在了怀里,就连刚才的狂吠都停止了。我不由地猜测,如果我刚才停止奔跑,它也许也不会咬我吧,毕竟擅自闯进花园的是爱克赛尔不是我。
“呼,谢谢了。”爱克赛尔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露出有些得意的表情道,“我捡到戒指了哦。”
“什么?”我一边往岸边石梯游过去一边听着对方在身后说。
“刚才它也许是将戒指含进了嘴里但是并没有吞下去,刚才一进水就被水冲了出来,我刚才在水中看到有什么闪光的东西,就捞了起来。”
看来也不是没有收获啊。
我有些欣慰地苦笑着,带着满身的海水爬上了岸,还不忘顺带拉一把此时已经不复优雅的爱克赛尔——老实说我还没有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样子,浑身湿透,整齐的头发也乱成一团海草一样,然而我却对这次“精彩大冒险”并无厌恶与反感,一种奇特的心情在心里环绕,试图寻找出口。
如果是平时,我估计早就破口大骂了吧。
上岸以后,无视了岸边的观众好奇与猜测的目光,我将黑狗放了下来,看着它头也不回地甩了甩身上的水然后摇着尾巴离开,而爱克赛尔则笑着将手中紧攥着的东西递给我,道:“你的戒指。”
“谢谢,你还真有一点本……事……”
在看到戒指的第一眼,我还真以为就是我的了。然而仔细一看,却发现上面镶嵌的并非我熟悉的祖母绿宝石,而是闪烁着动人光辉的蓝宝石。再细看了一下,还发现戒指的金属部位有细致精密的雕花装饰,这绝对不会是我的戒指。
“怎么了?”爱克赛尔疑惑地问,一边动手拧衣服上的水。他并没有仔细看过我的戒指,因此会认错也不奇怪,但是究竟我手中的戒指会是谁的呢?
对了,莫非刚才那么多人围在岸边是在找这个戒指?
正欲开口询问还围在岸边的那群人,我就看到人群中钻出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一脸喜悦地朝我走来,眼睛直盯着我手中的戒指。我下意识地就知道了,这一定是戒指真正的主人了,于是将手伸了出去。
老妇人收下戒指,说道:“谢谢您,请收下这个,如果以后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地方,请来这个地方找我吧。”她递给我一张烫金的名片,然后鞠了一个躬,转身步履缓慢地离开了。
这一切发生的有些快,我依旧愣在原地没有回过神来,手里抓着名片。
我们不但没有取回我的戒指,还莫名其妙就帮了一个老妇人的忙,实在是不可思议。
“看来我们也不算白忙了一场,回去吧。”爱克赛尔接受得如此之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了点头,转身跟爱克赛尔并肩离开了港口。

几天以后,我仍旧按照那个本来已经可以作废的约定购买了芒果慕斯和柳橙蛋挞回家,心里思索着爱克赛尔能不能凑巧地上门蹭下午茶。我有些无聊地坐在床边,然后再次把那盘象棋摆了出来,想自己跟自己下一盘。
今天早上我也没有出去散步,因为那一次的“跳海”行为让我受了寒,一回来就感冒了。我已经遵照医生的吩咐吃了好几天的药,情况有所好转,但是身体仍然感觉有些无力。
正思考着白棋该如何走,就听到了敲门声,外面响起我最熟悉的声音——
“您订的玫瑰花送到了,先生。”声音里透着笑意。
我难得地用比较愉悦的表情打开门,看到的果然是手捧着一枝玫瑰的爱克赛尔。
我正想开口一贯地嘲讽一下他,却又见他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将它打开,呈到了我的面前,说:“请问我的芒果慕斯和柳橙蛋挞准备好了吗?”
那小盒子里的不是我的戒指又会是什么。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请进吧。”
爱克赛尔朝我眨了眨眼,说道:“有时候生活就像‘转角处的玫瑰’一样给人惊喜,难道不是吗?”

也许你会以为我永远找不回我的戒指了,然而神奇的是,有些时候事情总会有新的转折。
后来我了解到了更为详尽的经过。爱克赛尔依照名片上的地址去拜访了那名偶然受到我们帮助的老妇人,发现对方竟然是一家海鲜店的店主。而老妇人正因为从店里某条鱼肚子里取出的不知名的戒指发愁,考虑着怎么找到主人。谁能想到从米内斯家的黑狗口中被海水冲走的戒指会被海中的鱼类吞下呢,爱克赛尔几乎是凭着强烈的直觉认领了戒指。
该死的,我从未如此认同爱克赛尔的那句话——
有时候生活就像“转角处的玫瑰”一样,能够带给人惊喜。
唔,也许下次爱克赛尔再来拜访的时候,手中能提着一条处理好的鲜鱼,我会更加感到惊喜吧。
我看了一眼此刻正在我手指上闪着沉静光芒的祖母绿戒指,心想。(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