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漫游者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流浪者记事”系列 【断章1 Sometimes When It Rains】

断章1 Sometimes When It Rains(有时下雨)

当在国际象棋上第三次输给那家伙的时候,我终于把棋盘一推,说道:“我不玩了,没意思。”
爱克赛尔——没错,这个一直被我称为“那家伙”的不一般的流浪者,此刻就坐在我对面,坐姿十分端庄优雅,身上穿的却依旧是不变的破损的外套。我还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了他的名字,不得不说这名字起的也是蛮符合他现在的形象的,我这么嘲讽他,却换来他不痒不痛的挑眉一笑。
如果一定要说他身上发生的改变,也许就是那张变得干净多了的脸。其实爱克赛尔这家伙长了一张很不错的脸,称得上英俊非凡,若不是之前被那团乱糟糟的胡子遮盖了大部分脸,不知道会有多少城里的贵妇人心甘情愿地把大堆的金币往那只破碗里投。没准哪一天这个不知道来自何方的流浪者就变成城里的大富豪了呢!
好了我好像又跑题了,反正爱克赛尔现在顶着一张整洁英俊的脸坐在我的对面,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看着我,似乎存心要跟我这个长了一张再平凡不过的脸的人比样貌,让我有些不爽。
“看什么,还不快点收拾。”我把属于自己的白子扫进上好的用樱桃木做的棋盒里。这盒棋子据我父亲说是从曾曾曾祖父那里传下来的,曾是骑士时代的某个领主使用过的,具有悠长的历史价值。小时候的我真的是相信了,后来一思考才发现那个时候根本还没有啥国际象棋。难怪当时我点头的时候我父亲露出的笑容显得那么故作高深,现在想来我被骗得彻彻底底。
这盒棋子也许是我拥有的比较贵重的物品了,值得上好几箱子书籍。平时我只把它锁好在柜子里,偶尔拿出来擦拭一下,我一个人也无法跟自己下。
今天上午我刚享用完煎蛋搭配熏香肠的早餐,爱克赛尔就上门来了。
我原以为他会开口就向我讨要甜甜圈,没想到他开口就道:“今天陪我下一盘棋吧。”
我不知道怎么了就听了他的话,坐下来陪他下棋。在此期间我还眼看着他一人解决了三袋糖豆——是我今早散步回来时从老店铺买来的,原本打算做这一周的储备甜点。相反,那一天他极力赞扬的甜甜圈他一个也没有动,倒是我吃掉了三个。
看来这个人的口味也是十分古怪,变得如此之快。
“这么没有耐心和勇气可不行啊。”爱克赛尔没有理会我不太高兴的脸色,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主张。
哦对了,这家伙还有一点我非常讨厌——自说自话而又自信得过分。
我还就是这样的人了怎么了!我一边迅速地夺过他手中把玩着的黑色棋子塞进棋盒里,一边暗暗咬着牙。爱克赛尔的脾气也是出乎意料的好,没再说什么,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收拾好所有的棋子并且重新放进柜子里。
当我重新回到桌边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打开了第四袋糖豆,正在往嘴里塞。在对于甜食的喜爱程度上,我第一次觉得棋逢对手。我心想着以后要不要干脆把甜甜圈全都换成糖豆给他。
“接下来玩什么好呢……”我听见他自言自语般地说,手指有些神经质地敲打着桌面。
“还想着玩,你今天进账多少了啊?”我就不信他才一个早上就讨到了足够的金币。
他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说道:“你在说什么傻话,今天可是休息日!为什么我要休息日去工作呢?”
那家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起来真是让人不爽,而且我可不承认那是工作。
“很抱歉,我这里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冷冰冰地说。
他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然后他抛出让我措手不及的一个问题:“我问你,你有没有出版过什么书?作为一个藏书家,你自己也应该写了不少东西吧。”
我像是被噎住了一样,半天没有说话。
正如爱克赛尔所说,我不是没有写过东西,相反我写过不少,有散文有诗歌也有小说。只不过这些都是我尝试着自己写在本子里练笔的玩意儿,自认为根本不足以出版成书。我曾经梦想过成为一个大作家,写出旷世奇作,让后人膜拜,然而读过的书籍越多,就越觉得恐惧,越觉得以自己的文笔与构想不足以写出动人的故事。写作这种事情,不仅仅需要兴趣与练习,更重要的是天赋,没有天赋,成为知名作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至今为止我写满的稿纸与笔记本堆叠起来也足够我一个人的高度了,但是它们都被我放在仓库的某一个角落里。我会偶尔拿出来看看,顺便嘲讽一下自己的文笔,却从来不曾想过发表。
“喂喂,你不会从来没有发表过文章吧?”他一脸惊奇地说道,用手抚摸着下巴。
“先不说我了,我倒是要问问你,你上次给我讲的那个关于‘白鸟’的故事,究竟有几分真假?不许说谎。”我故作镇定地转移了话题。
爱克赛尔给我讲述的第一个故事就勾起了我的兴趣,那个故事听起来像是虚构的,但又显得有几分真实。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全文着墨并不算多的“白鸟”。
“你猜有几分真实?”他笑着问。
又来了!我想爱克赛尔是不是很喜欢玩猜谜游戏,要不然下次他再来的时候扔给他一本谜语集让他自己玩一天好了。
“是你亲身经历过的吗?”我又问。
爱克赛尔终于收起了戏谑的笑容,一脸认真地摇了摇头,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有几分真实。我是在一次旅途中听说这个故事的,而那个给我讲故事的是一个留着棕色头发的男孩,他的眼睛啊,就跟没有一点尘埃污染的湖水一样蓝。”
“说来也有点丢脸,那一次我是坐船旅行,由于想要捡差点掉进海里的烟斗,自己掉进了海里。我不太会游泳,为此还呛了好几口水,就在那时候,那个男孩随身带着的黑狗跳下来咬住了就要沉下去的我,后来船上的人发现了丢了救生圈下来我才得救。”
在听到他不会游泳的事实时我差点笑出声来,然而为了保持应有的礼仪我还是忍住了,极力表现出同情。爱克赛尔显然知道了我的想法,不客气地扔给我一个白眼,扔了一颗糖豆进嘴里。
“别笑,不会游泳可不是一件丢脸的事,这就跟你不敢发表你的文章是一个性质。”他冷冷地吐出一句。
这下我连想笑的心情都没有了,一边站起身,一边咬着牙吐出一句跟刚才的对话完全无关的话:“看来只有上一壶茶才能完全堵住你的嘴了。”
其实是我自己想喝茶了,尤其是红茶。我听着爱克赛尔愉悦的笑声进了厨房,熟练地用茶壶泡上了珍藏的红茶,又用一个小碟子装上了一座方糖塔。我嗜甜的爱好也完全表现在饮茶方面,喝掉一壶茶可能需要大概五六块方糖。考虑到还有同样嗜甜的爱克赛尔在,我又多加了几块。
待我将煮好的红茶和方糖以及两个杯子端出来的时候,外面下雨的声音就传入了耳朵。
“下雨了呢,真好。”爱克赛尔发出莫名其妙的感叹声,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第一杯红茶,而且还没有帮我倒。
“有免费的甜点和红茶,真好。”我无不讽刺地说道,为自己也倒了一杯。
我们开始一边喝着热气腾腾的红茶一边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点。外面走动的人变少了,就连那个偶尔会在街边演奏手风琴的流浪音乐家也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去前面那座桥墩下避雨了。
沉默在室内蔓延开来,我挺享受目前这种感觉的。我不用因为雨天要出门而焦虑,也不用担心挂在某处的衣服没有干,更不用担心被困在被雨水淹了的低地里。这一刻,似乎任何的烦恼都困扰不了我。
也许是太无聊了,我看着爱克赛尔开始玩起了碟子里的方糖。他堆叠起一块块方糖,我看着糖块们随着逐渐增长的高度开始摇摇欲坠,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果不其然,在堆到第九块的时候,糖块们全都倒了下来,神奇的是没有掉出碟子外面。
“其实我喜欢坐船旅游跟我会不会游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这就跟你喜欢写作但是能不能发表文章没有太大关系一样。有时候我们想做的事情受限于某些看起来好像很值得考虑,但其实并不重要的事情。人们有时候就是太过于固执,非要在做事情之前就把可能发生的不好的情况考虑好——比如在上船之前就担忧船会不会沉,自己会不会游泳之类的。这么一来,你就只会被自己对未发生事情的恐惧所困住,而不敢尝试。”爱克赛尔忽然开始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神情难得一见的认真。
“而事实上,我们并不可能预测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就比如,你如果不每天走同一条路散步,也不可能发现那座花园的墙头会探出一朵玫瑰啊。”
我惊得差点被红茶呛到,咳了几下之后怒道:“你跟踪我?”
爱克赛尔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说:“不,我真的只是某天碰巧看到的罢了。”
我极其怀疑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撇了撇嘴,不信任地摇摇头,但是没说什么,毕竟我想听他把话说完。
“你不能因为害怕天会下雨就不出门对吧,虽然大多数人都讨厌下雨。但是我们却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正是因为我们的先祖对于未知世界的勇于探索,才在某个远古的早晨忽然发现——原来天有时会下雨啊。”爱克赛尔看着窗外的雨点说道。
“所以……你是在间接说服我投稿吗?”我不太肯定地问道。我不相信这家伙会这么善解人意拐弯抹角地劝说我。
没想到他却点了点头,然后又高深莫测地笑道:“不如,你就把我说的这些故事用你自己的风格写下来,然后投稿去吧。”
“然后稿费给你一半吗?”我挑了挑眉。
“这倒不必,你七我三足够了。”爱克赛尔摸着下巴做深思状。
我决定装作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让人身心愉悦的话来,我很好奇究竟谁能够稍微镇住他。
我们又东拉西扯地聊了很多有的没的以后,终于,他站了起来,伸了一个姿势颇为优雅的懒腰,说:“我也该走了,很抱歉不能陪你更多时间。”
“快走,恕不远送。”我坐在座位上没有动。这地方爱克赛尔可谓来去自如,简直等同于另外一个家了。现在这么一思索,我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最近我的邻居们看我的眼神都显得怪怪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在雨天之后的第一个晴日再次到来,届时我会给你讲一个关于‘雨天’的故事。”爱克赛尔微笑着说道,一边拿起他那件搭在椅子背上的破烂外套。
“看你应该是不像有雨伞的人,把我放在门后的那把黑色的雨伞带走吧。”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随意而不是充满关切。
爱克赛尔发出一声轻笑,道:“黑雨伞吗……真有意思。”
我不知道他的“有意思”指的是那些方面,所以无视了。
“啊,对了……”那家伙在打开门前忽然转回身,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我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听到他一贯云淡风轻的笑声从身后传来,瞬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想站起来,头上忽然就有一堆小而坚硬的东西倾洒而下,耳边响起清脆的碰撞声,以及这些小东西洒落在地上的声音。
凭着触觉和嗅觉,我立刻就知道这些是什么了,以至于我有好一会都僵硬地坐在座位上不能动弹,思维还没有反应过来。
接着,就听到爱克赛尔那把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想告诉你的是,天有时候下雨,有时候……甚至下金币呢。”
然后,这家伙就开门撑开伞离开了,还伴随着听起来非常愉悦的笑声,夹杂着噼里啪啦的雨点声远去。
当门再一次关上的时候,我听到自己几乎不受控制的满怀怒火的吼声——
“爱克赛尔!”

唔……不过我得承认,那一堆亮闪闪的金币在我家地板上翻滚的样子还蛮好看的。
然而我对爱克赛尔的好奇度还是一点也没有减少。在他跟我讲故事的时候,我更加感兴趣的其实是他自己的故事。他说在他讲完这些故事之后就会离开,这意味着在他离开之前,我必须得试着挖出他的故事。
这真是一件富有挑战并且有趣的事,不是吗?(TBC)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