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漫游者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流浪者记事”系列 【楔子 流浪者与藏书家】

楔子 流浪者与藏书家

我已经观察了那个衣衫褴褛的人有些时候了。
在这个人人几乎都衣着光鲜、步履昂扬的城里,看到这么一个衣衫不整还蹒跚漫步的真的是一件十分奇特的事情——起码对于我来说是这样。
我能够每天从挂着的厚重驼色绒窗帘后面观察他,看到他蹲在街角处,面前摆放着一个破烂的瓷碗,目光出神地不知道看着哪一个地方。他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普通的乞丐,而只是一个扮成乞丐的人,因为他的头发十分光洁而又整齐地贴服在额头上,眉眼也是硬朗而又轮廓分明,目光里包含着说不出的内容。虽然蓄着乱糟糟的胡子,但是整体却并不显得肮脏。
我不由地在脑海中描绘他身穿笔挺雪白的衬衫的模样,不难想象如果他是城里的某个贵族人士会是什么样子。
而且他的注意力似乎并不在面前的碗上,而是入神地思考着什么问题。
其实这座城里很少会出现乞丐这样的人,因为实在太不符合这座充满金钱与财富的城的外观形象。这里似乎就应该是塞满了金砖与金币的城堡,有着琳琅满目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也有着身带金银珠宝,头发与手臂上都点缀着亮闪闪的饰物的人们。就连空气里的食物的香味好像都带了点铜臭味,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的不是宝石矿就是哪个地方又挖掘出了金矿,或者是哪个探险家在航海时打捞到了满是财宝的沉船。
反正我是对他非常感兴趣,每天都会抽出一段时间来走到窗边观察他。我可不是什么偷窥狂,我只是遵从了人类心底最为本能的好奇罢了,我相信若是你跟我处在同一个处境,你也会跟我一样。
在这座城里当一名乞丐其实是一个十分聪明的选择,因为富人云集的地方你不用担心讨不到什么,尤其是这里的富翁们丝毫不吝啬慷慨地献出自己的“少许”财富。相反,他们很乐意得到乞讨者的赞许,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你不得不承认他们有时候也挺可爱的。
不过像我这样可以称得上穷困潦倒的藏书家,就不要指望我能为其贡献什么金币了,我能掏得出一个银币你都应该觉得万幸了。除了满室的书架以及上面塞得满满当当的精装书籍,我几乎一无所有,就连一日三餐都是草草解决,平日里也没有太多经济来源,靠的都是与二手书店的联系,偶尔可以卖出一些孤本藏书。这座城唯一让我不满的也许就是人们都对书几乎没有兴趣,他们宁可坐下来数一天的钱也不愿意找个时间好好读本书,因此我的大量藏书可以说毫无用处。
因此我无数次地回想,我当初到底是为什么选择来到这里,可能就是怀着想要改造这座城的野望吧。现在想想我真是愚蠢透顶,我怎么会指望着这些人会坐在书堆里数钱呢?
好吧,言归正传。我在意那个乞讨者不全是因为以上的原因,还有一点让我惊讶的是,即使是有富豪将大堆的金币投进他的破碗里,他都没有丝毫激动之情,显得十分平静,只是点点头以示敬意与感谢。
他到底是什么人?他来自哪里?他来到这里是否有别样的目的?
这些,都是我十分好奇的问题。也许是秉承了藏书家一贯的作风,我认为这个乞讨者简直比任何一本孤本书籍都要吸引我,他就像一本我从来不曾翻阅过的书一样具有神奇的魔力,让我一步一步陷入其中,不找到答案誓不罢休。
我一直在等待着那样一个机会——走上前跟他说话,在此之前我最好找到一些适当的理由接近他,诚然我没有多余的钱财能够给他。
虽然我是如此期待着,然而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机会会自己找上我。
那天我一如既往地选择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出门散步,这是我多年以来养成的唯一一个比较好的习惯——这比喜欢吃油炸甜甜圈好多了。我经常以“写作的时候需要更多糖分”的借口来毫无节制地增加甜甜圈的用量,虽然我已经减少了食量,但是医生告诫我这依旧不健康。
我散步的地点是城内最大的富豪——米内斯的豪宅花园外围,这座私人花园大得惊人,园内各种花朵争奇斗艳唯恐开的不及时被主人移走。众多的卖花商人都以卖花给米内斯而自豪,好像只要他们的花出现在了花园里,他们就能成为富翁了一样。我是不太理解一座花园为何要建的这么大,而且要打理起来也是困难,虽然米内斯并不缺优秀的园丁,我曾经有个荒唐的想法,就是去成为米内斯的园丁,帮他打理一堆花花草草以赚取高额的报酬。最终这个念头还是被压在了一堆书下面,我并不适合园艺工作,就连照顾自己都会嫌麻烦的我有本事照料好那么脆弱的植物吗?
反正我的习惯是绕着米内斯的大花园漫步一圈——这大概需要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在我又一次偷偷地观察四周并且摘下不小心探出墙头的一朵玫瑰之后,我就原路返回到那条通往家里的小路上。我一边思索着米内斯究竟会不会发现我每次的小动作,一边停在了必经的那家糕点店前,向满面和善笑容的店员要了五个甜甜圈,是那种上面撒满了雪白糖霜的散发着诱人心脾的甜味的甜甜圈。
显然此刻我早就把医生的叮嘱抛到了脑后,我能够想象到他气得胡子都要歪掉了的样子。
最终我还是提着一袋被洁净的纸袋包裹着的甜甜圈走在了回家的路上,想着赶快把这些可爱的香脆的小甜点装在好看的盘子上,因此我就忽略了此时那个衣衫褴褛的身影并不在街角处的事实。
所以当我看到我观察了很久的那个乞讨者就站在我家那扇遍布划痕的简陋木门前时,我整个人嘴都快合不拢了。
而乞讨者手里拿着破碗,带着在我看来是玩味的表情注视着我。
“你……我……”我犹豫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我不清楚他为何到访,莫非他知道了我一直在关注他?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丝毫不紧张,只是从胡子底下露出一丝隐约的笑容,轻声道:“请问先生,我能否进去喝杯茶呢?”他的声音低沉,有些沙哑,但是听起来倒是挺舒服的,不慌张,显得平静而又大度,我很难相信一个普通的流浪人会有如此气势。
我当然是立刻点头,打开家门让他进来了。

直到我端上盛着三个甜甜圈的盘子和一壶刚煮好的红茶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有了一点反应,在这之前他都坐在桌前,目光游移不知道在看着窗外的什么。还有,你们也别觉得我小气,我都把一半的甜甜圈端上桌了,这可是继书以后成为我第二生命的东西。为了显示我的待客之道我才拿三个的,不然我连两个都不舍得给呢。
一看到甜甜圈和热茶,他整个人的眼睛都发亮了,二话不说伸手拿了一个就吃起来,动作之迅猛上面的糖屑撒了一桌。我忍着不出声责备,而是默默地拿起一边的餐巾布擦起来。但是我还是欣赏他对于甜甜圈的热爱的,虽然可能仅仅是因为他饿极了罢了。
在快速地解决了一个甜甜圈和一杯红茶之后,他的动作才稍微慢了下来,恢复了刚才的从容不迫。在他拿起第二个甜甜圈开始慢慢享用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您来见我的目的是……?”
他没有停下啃甜甜圈的动作,而是有些含糊不清地说:“您这么聪明,要不要猜一下?”
我十分无语地坐在座位上,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好表情。虽然我是一个文人,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有不耐烦的时候。
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不悦,来者清了清嗓子,将半个甜甜圈放回到盘子上,然后饮下一杯红茶,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嘴,虽然有胡子挡着显得并不容易。此时我刚好在喝茶,差点没有被呛到,我何时看到过如此注意整洁的流浪汉啊,先不提他有教养的一系列行为,我似乎从他那块白色的手帕边角上看到了什么熟悉的绣章,却一时间没有想起来是啥图案。
“好吧,十分感谢您的盛情款待,我也就不绕弯子了。这次前来其实就是因为我饿了,想来讨要一点食物。”他慢条斯理地陈述,那张一片云淡风轻的脸上的表情在我看来有那么些欠揍。
“您何必来我这讨要食物呢,明明收到了不少钱币,自己去买不就行了……”说到这里我马上住嘴,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实。
对方的表情看起来一脸了然,还带着一些说不明的得意,道:“看来先生您是观察了我有些日子了啊,不过我也不介意。”
“够了。”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一是因为羞愧,二则是因为愤怒,觉得自己被对方小看了,“我看,你也没有说出你的真正来意吧,这可不是什么应有的礼貌。毕竟我连食物都款待了,您不说明来意可不行。”
在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对方又以惊人的速度解决了刚才的半块甜甜圈,还在津津有味地舔手指,动作有种奇特的粗鄙与优雅的混合感,让我一时间看呆了。无论怎么看,这个流浪汉还是很奇特,让我忍不住想了解他。
“那么我就真的说明来意了,请阁下仔细听。”他拿起第三个甜甜圈准备吃,丝毫不理会我渴望的目光,“以后的日子,请阁下继续为我提供一日三个甜甜圈,直到我做好准备离开这里。”
听完这句话,我差点就想端起一壶茶就泼过去,但我还是很有礼仪地保持微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凭什么?”
他放下手中三分之二个甜甜圈,用手帕擦了擦手,带着自信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麻布袋子扔在我面前,道:“就凭这个还不够?”
我打开来,眼前亮闪闪的一堆金币让我目瞪口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币。敢情这是他通过乞讨得来的钱,他自己不花倒是给了我,除了更加好奇,我几乎别无他想。
没等我开口,他继续吃着甜甜圈说:“这袋金币只是订金,还有剩下的几袋,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给你一袋。而我的要求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刚才所说的,每天给我三个这种甜甜圈……老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陷入这种奇妙的甜味中,明明只是再低廉不过的砂糖味罢了……”
我无法掩饰自己此刻非常不爽的心情,这个不速之客不仅霸占了我的三个甜甜圈,还口出狂言进行贬低。问题是他要是不吃还好,不仅吃了,还边吃边贬低是什么意思。
这种客人下次我是绝对不会让他进家门的,我在心里发誓。
“第二个要求,也非常简单,而且就我观察而言,这个城里,也许只有你能够很好地完成。”他解决了第三个甜甜圈,再次优雅地舔起手指来,不打算放过任何一点糖分,这点跟我倒是很像。
“请讲,只要我能够办到。”我说,干巴巴地吞咽仅剩的红茶。
“哦这您一定能够办到,除了为您提供金币以外,我还会在以后每一次光顾的时候为您讲一个故事,这些故事或许是我亲身经历的,又或许是我道听途说的。总而言之,我希望在我讲述这些故事的时候,您能够用您高超的叙事技巧写下来。作为一个了不起的藏书家,这些对您来说都是小意思吧。”对面那个家伙一本正经地说。
确认我没有听错以后,我皱了皱眉。除却其它因素,我觉得这个要求还是挺有意思的,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要求的意义何在?一个有些奇怪的流浪者给我那么多金币,而要求就是让我定期提供甜甜圈并且当他的人工打字机吗?
他一定看透了我的想法,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道:“我知道您在想什么,您不需要考虑这件事的意义,只需要做就好了。在很多时候,人们做一些事情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想去做罢了,就好比我。如果做什么都要思考意义,那岂不是很累吗?”
他说的很对,就跟我整天站在窗边观察他一样,这件事本身也并没有太大意义,仅仅是因为我想罢了。
很有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这也许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有意思的事,我甚至想将这个奇妙的经历写下来,以免日后记不起了。
“我不介意您将所有的经过写下来,如果您对此有兴趣的话。”他将骨节分明而又修长的手撑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着我。
我的注意力不知道为什么转移到了他那乱七八糟的胡子上,洁癖有些发作十分想找人替他清洁一下。此时我不但没有反感他,反而对他经历过的一切更加有兴趣,因此也就不介意他吃完了三个我最喜欢的甜甜圈的事了。也许我能从他讲的故事里了解更多呢。
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笑容。这可比每天整理藏书有趣多了。
“那么今天我就先不打扰了,还有工作要继续呢。”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顺便把杯子里的最后一点红茶喝光了。
我敢打赌他口中的“工作”就是继续在街角处乞讨,估计以后我的金币来源也是从那路过的愚蠢而又有爱心的富商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远送了。”我站起身,点了点头,一边跟着他走到门边。
他微笑着致意,一边打开了门走到了外面。就在我想关门回去的时候,却被他叫住了。
“还有事吗?”我疑惑地转回身,看到他脸上依旧从容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发憷。
“请问,您能否将今天剩下的甜甜圈都给我呢?”他询问道。
“请您自己买去。”
二话不说,我当面大力地关上了门。事后我都为自己这番行为感到惊讶而又羞愧,虽然当时好像都没有考虑就这么做了。
接着我走到窗边,看到他笑着往街角处走去,双手还插在破烂外衣的口袋里,一副悠闲懒散的样子。更要命的是,他经过的窗口处,正好有一束开得十分漂亮的蔷薇探出来,好像绽放在他的头顶处为他喝彩一样。
混蛋,这家伙完全把我耍得团团转啊。
然而这时候我才忽然想起,直到目前,我还不知道那家伙的名字。

好吧,朋友们,所有事情的开始就是这样的,我已经把所有的事实都说了,绝无造假。也许你们不会相信那么荒唐而且不可思议的故事,但我可以保证,这就是事实,也许加上了我许多主观的感受,但是其本质还是真实。
可能你们好奇他的身份,但我比你们更加好奇。在我书写这个故事开头的过程里,我一直在回想他那条手帕边角绣着的图案,但还是没能成功。也许在不久的之后,我能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
至于那一袋先行支付的金币,当然在我的柜子里好好地躺着,我期待着用它们购买更多的甜甜圈,或者许久没吃的糖豆——不知道那家伙对于糖豆的评价会是怎样的。
在期待着下一袋金币的同时,我也在期待着他带来的故事。
而事实也将证明,一切不可思议的开头,都会有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后续。人生总是充满不可思议的,不是吗?(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