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漫游者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尘世乐园】(01+02+03)(中篇)

01.讲述者的记录

这个荒诞的故事的起源,是一幅画。
这幅画的名字,叫做《尘世乐园》。其作者是Hieronymus Bosch——一位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他有着如泉涌般的奇思异想,因为宗教绘画作品闻名,然而他的出生、成长和死亡都是一个谜。
总而言之,这幅画具有着很高的价值,即使是高仿品也有人愿意出高价买下。这一副三联画,描绘出的是具有魔性的画面,丰富的色彩与奇异的构图,以及那无比诡异而让人心生不安的场景,让人看一眼就会陷入如同漩涡般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虽然如此,然而在达波多城里,即使是富有的人家,也鲜少会有家族选择买下这幅画。人们对这幅画从来都是褒贬不一的,喜欢的能够在茶余饭后的贵族式聊天中成天挂在嘴边,丝毫不隐瞒对其的喜爱之情;厌恶的则恨不得将所有的赝品甚至真品砸烂,扔到垃圾堆里等它慢慢腐烂。
在这个故事里,我不过是一个旁观者与记录者,人总是无法隐藏自己的好奇心。因而,我特意去打听了一下原因,发现这远非我原来所想象的这么简单。
据说,《尘世乐园》是一幅具有魔力的画,既能够为买家带来连乞求神明都无法获得的幸运与财富,也能够为其招致无法躲避的灭顶之灾,将你现有的一切都砸得粉碎。可以说,它既是天使,也是恶魔,其作用也因不同的家族而异,只是目前仍然找不到规律,事实上我也并不相信可以找出什么规律。
那幅画是魔物啊,也难怪人们对它又爱又恨了呢。它同时也引起了我的兴趣,因而我走访了多个曾经拥有过这幅画的大家族,想要写下它们的故事。遗憾的是,有些家族已经成了过往云烟了。
下面我要说的故事,就是其中一个家族的故事,大家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对它嗤之以鼻。我也不会去说明其真假,毕竟你若是不信,我也不可能逼着你去相信不是吗。
各位听众就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的故事就好了。
布雷德家族是达波多颇有名望的大家族。其以商贸起家,在二战结束之后迅速成为权力与财富并举的家族。这一家丰富的来历与背景我并不想多做说明,毕竟故事的最终要的核心并不在此。我只是想要强调一下,这个家族最为引起我的注意的其实并不是它如何的富有,而是它的家庭成员是如何的古怪与复杂。
这个故事从布雷德的男主人准备立遗嘱开始——

02.罗丝与埃里克

“画上的一只猫头鹰不见了。”
从一大早开始,布雷德家的小女儿莉莎就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而其他家族成员丝毫没有兴趣去了解其中的细节,他们只是忙碌地在大房子里走来走去做自己的事情。
莉莎所指的“画”,是布雷德家视为家族珍宝的被人称之为“魔画”的《尘世乐园》,它曾为布雷德家带来巨大的财富,即使只是一幅赝品,也磨灭不了它的价值。如今它就被挂在大房子里由第三层楼通往第二层楼的楼梯的墙壁上,上楼或下楼的时候都能够清楚地观赏到它。
“不见了?根本就是原本就没有在上面吧。”布雷德家的二小姐罗丝一边整理着自己一头漂亮的金发,一边从涂了鲜红唇彩的口中吐出不屑的嘲笑。
罗丝觉得自己大概是家族中唯一不喜欢那幅画的人。在她看来,那幅画不仅仅构图奇怪,色调阴沉而诡异,而且还充满了杂乱无章意味不明的各种物体,让她十分不舒服。罗丝.布雷德最喜欢的事物是金钱,还有上流社会的舞会,因此她也不会放弃争夺对这幅画的继承权。
不喜欢这幅画不代表不喜欢钱啊。罗丝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满意地舔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个看起来略显虚假的微笑。
“如果真的是不见了的话事情就严重了,即使只是一幅赝品,它的价值也不小,我得去看看才行。”坐在罗丝房间里桌子边上的是埃里克.布雷德,也是布雷德家的大少爷。此刻他露出显得有些不安的表情,手放在双腿上,有点神经质般地颤抖着。
罗丝一直觉得自己的兄长看上去太过瘦弱,而且长相阴柔,丝毫没有男子的气概。不过这不妨碍他进行继承权的争夺,罗丝也一直将他视为强劲的对手,必要的时候也许可以采取一些手段。
“得了吧埃里克,那幅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看你这么急切的样子,估计是你的地下室又无法运转了吧。”罗丝挑着眉看向自己兄长。
罗丝口中的“地下室”是埃里克视为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的地方,它就位于这座布雷德家大宅子最幽深的一个角落,要到达那里需要经过一段不算短的楼梯。而那座地下室被埃里克称为“实验室”,里面的瓶瓶罐罐是用来调配各种古怪而神秘的药剂的。
埃里克曾经就读于当地一所不大的药学院,不知道师从哪位药剂大师,不过罗丝觉得自从兄长学成归来之后就变得奇奇怪怪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那间阴冷的地下室中捣鼓他那些同样冰冷的瓶瓶罐罐,调配那些看上去就不舒服的颜色暗沉粘稠的液体。
但是罗丝也素来就知道,他这位兄长天性比较沉默寡言,不喜欢热闹的场所,即使你跟他讲一堆的话,他也可能就只对你象征性地应一声,让你瞬间兴趣全无。埃里克与她不一样,如果说罗丝天性像火一样喜欢热闹与喧哗,那么埃里克就如同冰一样沉静。
然而他们也相处地挺好,倒不是因为性格十分合得来,而是因为两人并不会过多地干涉对方,同时并不具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相反在各自拥有一些好处的时候还会比较慷慨地施舍给对方。
如果真的要说出埃里克与罗丝之间的共同点的话,也许就是,他们都只爱自己而已吧。不过再怎么爱自己的人在这种时候也该试着考虑一下结盟了,尤其在可能获得大笔的遗产这方面,埃里克和罗丝都碰巧是这么考虑的。他们不认为你坐在原地,那幅画就会自己向你走来。
主动出击在这种时候显得比任何一种方法都要有效。
“我们先到此为止吧,也是时候该下楼去了,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的话……”埃里克以生硬的语调转换了话题,再度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黑色领带说道。
罗丝露出一个有点轻蔑的微笑,没有反驳什么就站了起来,道:“那我们走吧。”
在下楼之前,罗丝最后往镜子中撇了一眼,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的,她好像看到有一抹阴影飞快地从镜子的角落褪去,然而等眨眼再看的时候,镜子表面又是平滑的似乎安静的湖面,不起一丝波澜。
“走吧。”
罗丝再一次说了一遍,将所有无关继承遗产一事的杂念都赶出了脑海。

03.半身瘫痪的男主人

也许世界上不会有比自己还要不幸的家族领袖了。埃德蒙.布雷德总是会这么想。
他也许找不出比整天躺在沙发上或者床上更加无聊乏味的事情了,但事实就是,他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想要挪动身体的欲望,如果不这么做,他就得发出困难的呼吸声,同时忍受从腰部传来的剧痛。
埃德蒙已经认清了自己永远无法行走的现实了,他瘫痪了有两年了。
引起瘫痪的罪魁祸首是两年前的那次车祸,他驾驶的小轿车的刹车系统发生了故障,导致他跟车不受控制地翻滚下了山坡,最终让他下半身失去了知觉,半身瘫痪。
他一直都认为,那一次的车祸并非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而为。他毫不掩饰地怀疑,事故是自己家族的成员制造的,目的就是自己那一笔丰厚的遗产。埃德蒙至今都没有立下遗嘱与确定继承人,即使他的律师多次劝说他早日立下继承人。他并非没有思量,而是在此之前,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找出布雷德家族中居心叵测的那些人,是埃德蒙认为更加重要的事情。
是的,其实埃德蒙并非只遭受了车祸这一个“意外”,在此之前,还有多次的“意外”发生。比如一不小心在丰盛的家族晚宴上喝到了掺有毒药的酒,或者在登山的过程中不小心踩到了滚落的石子而差点摔下悬崖,甚至几乎被路边忽然破碎的玻璃砸到等等。这些看似巧合的意外在埃德蒙看来都是人为的结果,那些人的目的就是致自己于死地。
埃德蒙见识过太多的斗争,他自己也曾在争夺家族遗产的争夺战中被人陷害,同时陷害他人,只不过他的做法显得更为仁慈,他不会使用夺人性命的肮脏手段。这也许就是他经受过了这么多次意外也能够活下来的原因吧。
这简直是奇迹,或许是上帝眷顾他也说不定。埃德蒙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一点,心里面泛起一丝复杂的感觉。
可笑的是,他自认为照顾的那么好的家人,竟然抱有想要害死他的想法。说不定他们不仅仅想要害死他,还会互相残杀呢。
埃德蒙一生都作为优秀的商人而活着,他相信达波多城里不会有比他更加优秀的商人了。他拥有敏锐的市场嗅觉,能够清楚而且准确地判断商市走向与各种商品的流通情况,并且迅速做出决定。他自认为这是一种先天天赋与后天努力相结合的成果,但是遗憾的是,似乎他的每一个儿女都对此不感兴趣,不愿意继承他的事业。可笑的是,他们竟然还妄图想让他们的老父亲将运用商业天赋获得的巨大财产留给他们。
埃德蒙清楚,他唯一的一个儿子只对那些稀奇古怪的化学制品感兴趣,性格阴沉古怪;他的大女儿终日沉迷于金钱与上流社会的交际圈,花天酒地,钱在她优美的手中就如同流水一般飞快地流逝;真正让他能够稍微体会一点家族的温暖的或许就只有刚满11岁的小女儿了吧。
想到他的小女儿,埃德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莉莎.布雷德有着柔软的金色长卷发,小小的脸蛋上总是带着愉快的笑容,埃德蒙总觉得这笑容跟他年轻的时候颇为相似。埃德蒙喜欢抱起她柔软的小身躯,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听自己念那些有着精美装帧的故事书。而且莉莎好像是唯一不会要求他从外地带礼物回来的孩子,她只会请求自己能够平安归来,然后再次念童话给他听。
莉莎跟她的母亲一点都不像。埃德蒙皱着眉头,脑海里浮现出布雷德家的女主人那张总是涂抹着各种鲜艳颜色的脂粉的脸。
娜塔莉.布雷德作为布雷德家女主人似乎不够称职,因为她跟罗丝一样,对上流社会的晚宴更为感兴趣。比起操持家务与服侍男主人,她对购物以及探听贵族们的八卦更加热衷。而且,对于埃德蒙瘫痪这件事,她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关心与遗憾,这是最让埃德蒙无法接受的事。
今天,娜塔莉也一如既往地一大早出门去了,估计又是去参加某个贵族夫人的茶会了吧,跟布雷德家那个阴沉的司机一起。
可笑的是,埃德蒙竟然一时间回忆不起当年他为何娶娜塔莉了。是因为她的美貌?亦或是她那一点现在看来简直不值得一提的才学?
总而言之,今晚上布雷德家的聚会才是一整天的重点。在这一次的晚宴上,埃德蒙将会正式地立下遗嘱,并且确立遗产的第一继承人。当他几天前发布这一消息时,所有平时对他漠不关心的家族成员们全都表示出异常浓厚的兴趣,脸上带着的光彩是前所未有的,他能够读懂他们大脑中的兴奋因子在飞速运转,不由地露出一丝冷笑。
他清楚,在他所有的遗产中,那一幅名叫《尘世乐园》的画作赝品是最为瞩目的。埃德蒙不得不承认,这幅具有魔力的画为他带来了不可想象的财富,他甚至一度认为,正是这幅画给他带来了天才般的生意头脑,让他成为了达波多城里数一数二的商人。他也听闻过那些骇人的传说,并且曾心有余悸,但是回过头来想想,也许就是这幅画让他的家人们都变成了为了遗产而不择手段的魔鬼们,这也许就是代价吧。
然而,埃德蒙却从未后悔过将这幅画从一个神秘的波斯人开的市场上买回来。
只要拥有了这幅画,幸运与悲剧就会一同找上门来呢,只是,你无法预测究竟哪一份更加巨大。
今晚,正是考验埃德蒙.布雷德的幸运值的时候了。(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