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漫游者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中篇】【花店前的提琴手】[1]

林总是能够看到那个坐在楼下街对面花店前的身影。
今天他也是一如既往地将椅子搬到了店门口,笨拙地架起了小提琴,开始不成调地拉奏了起来。
对于林来说,这音乐声……不,这调子糟糕得简直不能称之为音乐,只能算是噪音,让林的耳朵备受折磨。然而即使不想听,这声音还是会慢慢地如同蚯蚓一般爬入他的耳中,让他心里面瘙痒难耐。
林不记得这个男孩是何时出现的了,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对方似乎已经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很久了。吸引住他的正是这让他难以忍受的糟糕音乐,神奇的是,他并不觉得需要下楼去指责对方,他更加好奇的是,为何这个男孩会忽然出现?明明他以前从未在花店门口见过他。
好像在不知不觉中,男孩就出现了。
也许是花店主人许久未见面的儿子吧。林这么推测道,花店的那个女主人也许就没出现了,可能外出旅游去了将花店交给儿子打理了吧。
总而言之,林对于男孩的感觉并不讨厌,反而十分感兴趣。于是从那以后,他每天都会来到面对着花店街道的那扇窗户前,安静地注视着那个男孩姿势不熟练而又笨拙地拉他的小提琴。
有时候,林会忍不住自言自语地暗暗评论着男孩的技术:
“笨蛋,你的姿势不对啊,这样子时间久了会累的。”
“哦我的天,这简直是在这么你的琴弦。”
“手势!注意手势啊!”
“唉…真是被你打败了。”
无论男孩的小提琴技术有多么糟糕,让林感到庆幸的是,对方似乎从未放弃过每一天的练习。男孩每天都十分准时地出现在花店门口,而林也是在摸准了对方时间以后准时候在窗前,双方似乎是在进行一场默许了的只有一个音乐家与一个观众的双人演奏会。
这一切,都让林感到新鲜,生活似乎有了一种新期待,他不至于感到无聊与厌倦。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出现在他的心中了,于是他非常地满意目前的状态,也乐于做男孩的忠实听众。
林觉得男孩是有所进步的,他听得出来,只是这种进步十分缓慢。如果不是每天都听,是不会感觉出来的。
林希望看到男孩有所进步,他被自己这样突然的期望吓到了。
“嘿!你又在骚扰周围的居民了啊!”忽然,街对面传来大声的不友好的话语。
林一下子抬起头,发现是那群经常在街上游荡的青年,他们会时不时地欺负一下弱小的孩子们,为的就是抢几颗糖果。林已经不止一次地看到过他们弄哭小孩了,对于这种行为,他十分不齿,但却从未打算去制止。
但是当今天他们第一次盯上花店前的男孩的时候,林却觉得莫名地焦躁起来。他低低地咒骂起来,然后破天荒地决定下楼去,到街对面去。
“喂!住手!”
当林赶到的时候,那几个青年正打算夺走男孩手中紧紧抓着的小提琴。男孩看起来十分珍视手中的小提琴,将它整个抱在胸前,透着稚气的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他是绝对不会让小提琴离开自己的手的。林忽然敬佩起这个男孩来。
“哟,这不是堕落了的林吗?”青年们带着调侃与讥讽的语气说道,目光中都是不屑。
这个充满嘲讽与挑衅意味的称呼,林已经听过太多次,从前听到也许会怒火中烧,然而如今他已经可以比较心平气和地对待了。
“我劝你们还是别惹事,不然到时候对双方都没好处。”林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充满诚恳与真挚。
其中一个青年挑眉看了他一眼,上前一步就想伸出拳头打他,那个男孩忽然出声大声说:“你们别伤害他!”
青年玩味地收回手道:“怎么?你们两个还成了朋友了!”然后他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转身对男孩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跟他学小提琴吧!别做梦了,那家伙已经是一个废物了!”接着,几个人一起放声大笑。
林看了一眼男孩,只见对方一脸复杂的表情,咬着嘴唇。林这才注意到男孩的眼睛显得有点无神,而且空洞,给人一种很不自然的感觉,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你看他现在连路也走不好,还能有什么用?”青年摊开双手道,“好吧,我们今天心情好,就不为难你们了,反正你们都是废物。”接着,几个青年就摇摇晃晃地勾肩搭背地离开了,还留下一个嘲讽的笑容。
林皱了皱眉,然后有点吃力地上前,对男孩道:“没事吧?他们经常这样做的,以后最好小心一点。”
男孩动作缓慢地抬起头看向林,低声道:“谢谢你……”显得小心翼翼而又有点忐忑不安。
当林终于第一次清楚地看到男孩的样貌以后,不由地深吸了一口气。
他终于明白刚才那种不自然的感觉从何而来了,也终于知道为何男孩的技术进步如此慢。
这都是有原因的。
他是一个盲人。(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