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漫游者

LoveLive SG三人组 绚濑绘里 园田海未 西木野真姬 CP吃绘海/绘姬 Strike Witches 卡尔斯兰三人组

散场的时候就觉得这首歌很魔性233333

SanakaW:

又被洗脑了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Don't let the mistakes and disappointments of the past control and direct your future. ー Zig Ziglar】不要让你过去的错误和失望控制和指挥你的未来。ー 齐格·齐格勒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which is why we call it the present. ー Bil Keane】昨日已为往事;明日仍不明晰。今天是一个礼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叫它 "此(li)刻(wu)" 。 - 比尔·基恩,漫画家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Don't let yesterday use up too much of today. ー Will Rogers】不要让昨日之事过多地占据今日之时。 ー 威尔·罗杰斯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Rules for happiness: something to do, someone to love, something to hope for. ー Immanuel Kant】快乐的律法:有事要做,有人可以爱,有些东西去期望。ー伊曼努尔·康德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Every person is a new door to a different world. - "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每个人都是通往一个不同世界的门。 ー 选自《六度分离》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There is real magic in enthusiasm. It spell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mediocrity and accomplishment. ー Norman Vincent Peale】热情里有真正的魔法。它道明了平庸和成就的不同之处。 ー 诺曼·文森特·皮尔

南外翻译社:

*每日翻译*【Make your faith larger than your fears and your dreams larger than your doubts. ー Robin Sharma】要让你的信心大过恐惧,你的梦想大过怀疑。 ー 罗宾·夏尔马

想象世界的另一种可能—读《他方世界》有感

对我来说,也许没有什么会比精灵的传说故事更能让我着迷不已的了。从小学的时候起,我就阅读奇幻作品《魔戒》,由此知道书中有一个世界生活着“精灵”这一种优雅而又美丽高贵的种族。而后更大一点的时候,我认识了爱尔兰作家叶芝,他将凯尔特人的传说带到了我的面前,也给我展示了一个有着无限可能的世界之外的新世界,一个也许隐藏在这个世界表面之下的世界。
认识《他方世界》也是一个意外,然而我已经忘记了当初是如何与它相识的,或许只是在浏览购书网站时候不经意地一瞥吧。总而言之,这一本大部头的书如今就被我放在了触手可及的枕边,当我想读的时候,就能够马上翻开来。我时刻想着,是否在哪一天,我能够经由梦境的桥梁去往任何一个神奇瑰丽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挥动着薄如蝉翼的翅膀的妖精,也有着混迹于草木之间的小小的生灵。它们必然有着一种别于人类的生存方式,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万物的规则,它们在时光的缝隙中生生不息,平时的你也许注意不到它们的存在痕迹,然而它们确实自有它们的时辰。
《他方世界》是一本很“复杂”的书,它不好读。全书总共有六部,其核心为“空间”,同时又跨越了很长的时间线,讲述了一个美国大家族与精灵牵绊的往事。之所以说这本书“复杂”,是因为你不能完全以一种角度去定义它,事实上它包含着多重立意与内涵。在我读这本书的时候,甚至有时候不能够太理解它所想表达的内容,诚然其语言完全是优美而又灵动的,描绘出了一幅美国乡间生活图。这本书的扉页上一段话能够比较准确地概括它——
“全书布局宛如精美复杂的建筑,多重立面隐藏其中,随着认知角度的变换而徐徐展开。它像怀旧、感伤的爱情故事,又像原始自然力量与当代人类文明对抗的隐喻,是预言般的反乌托邦小说,也可能是蓄意模糊虚构与真实界限的元小说……”
其中我表示最为赞同的是最后一点,这部书确实在很大程度上营造出一种模糊虚构与现实界限的感觉。在此书的最后,列出了一张书中主要名词含义表,我们可以发现,书中主要角色的名字无一不具有其内涵。
比如故事展开之地,即大家族所在之地——艾基伍德,意为“边境森林”,而其男主角史墨基,名字含义为“烟状的”。在故事的最初,史墨基踏上了前往艾基伍德的路途,去往那里参加他与心爱的人的婚礼,由此他也踏入了一个新世界。而从此,他的命运就与艾基伍德这片土地紧紧缠绕在了一起,注定要跟它牵绊一生,正如他的名字——如同烟雾一样飘渺而无所依从,模糊而不知道前路。
书中这么写道——“多年以后,他常时而悠闲、时而痛苦地揣测,自己是否打从踏进那屋里,就从来不曾真正离开……”“而且他已愈来愈确定:自从那个夏日午后穿过纱门踏进艾基伍德后,他就再也不曾离开了。”
如同预言一般的语句总是让人回味良久,并且揣摩其中蕴含的真意。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这部书总是透着一股宿命般的味道,每段话都好像隐藏着既定已久的结局,穿越时光的隧道前来。“这是道路和季节的循坏:他以前就来过这里了。”史墨基踏入了艾基伍德,步入了这个时间与空间一起循环的地域,在艾基伍德这片被精灵主宰的境地,时间与季节的循坏稀松平常,万物按照既定的轨迹生长,不受外物的影响,有它自己的规律。
而艾基伍德既是那座房子,也是被精灵主宰的世界。“虽然他后来似乎曾从不同的门踏出去,但其实都只是前往房子的其他部分而已……这条路也许只会绕回艾基伍德的另一个他从没看过的前廊,有着宽阔陈旧的阶梯和一扇供他进入的门。”
这部书中曾由角色布兰波博士提出过一个理论,我姑且称它为“漏斗理论”好了。该理论在此书中的大致意思如下:精灵们所居住的世界其实就套在人类居住的这个世界中,它是另一个层面与境界,那个世界是由无数个同心圆叠加组成的,形状正如同漏斗一般,越往里走空间就越大。而且在这套同心圆的每一个圆里都隐藏着大世界,越接近中心点就越大。
在这个漏斗状的空间中,每一个同心圆中都开着通往他方世界的门,然而圆越小,其门就越少,因此人类踏入进去的机会就更少,有时候甚至从上方跨过也毫无知觉。至于处于整个漏斗最下方那个点中的世界,则是“无穷之地”,也就是“仙境”,“诸多英雄在那儿骑马横越无垠无涯的土地、航向一片又一片的海洋,可能性无穷无尽。噢,但那个圆小到连一扇门也没有。”
这个被我称为“漏斗理论”的原理,几乎是支撑整部书的世界观的理论,它显得十分新奇,但却又有种出乎意料的合理性。这个理论解释了为何精灵们总是以较小的姿态出现,因为若不这样,是无法自由进出那些“门”的。而人类之所以不曾踏入“仙境”,则是因为根本没有能够通往那里的“门”。这个理论模糊了虚构与现实之间的界限,使得书中多处的描写与叙述十分自然而且理所应当,就如同约定俗成一般,不需要多余的解释,人类的世界和精灵们的世界交叠在一起,就如同春天万物会复苏一样的自然。
同时,漏斗理论也给了书名一个合理的解释。中文译本的此书名为《他方世界》,而英文原著的名字则是——Little, Big,既小,而又大,简短的两个词语却包含着无穷的内涵。他方世界是一个小而又大的世界,它小到你也许根本就发现不了它的门,然而一旦你跨越了那一道门,你将看到的是无穷无尽的世界。中文译本的书名也许没有原文那么意味深长,却也不失为一个优秀的译名,他方他方,“他”即别的,其它的,“方”即方向,方位,简短的词语却精炼地概括了那个其它生灵们生存的世界,其所包含的空间感是无穷而广阔的。
再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谈一谈《他方世界》吧。无论其表达了多少种深刻的内涵,也无论它有多少种立意,各位读者都不妨从自己所更能接受的角度出发解读。我将《他方世界》看作是一本现代的民间传说来阅读,期间曾几次以为在阅读叶芝的《凯尔特的薄暮》,当然,这两本书各自有其优点,也不可能等同起来。我对于精灵们是如何介入人类生活这方面很感兴趣,它们敏感而又灵活,甚至可以说狡猾。
不知道你是否曾有过你曾经被某种冥冥之中的力量主宰着的感觉,在《他方世界》中,精灵们大多以动物的姿态出现在人物们身边,并且跟他们对话,偶尔会化作人形,然而大部分时间都是动物的形态,比如鱼和鸟类。它们一个代表了天空,一个代表了河流与水,无一不是自然的代表。在书中,你若想从它们那里得到一些什么,必须用你珍视的某样物品作为交换,这是某种“交易”。故事里的精灵们,通过这种方式主宰着艾基伍德,每一种选择也许就刻画着今后的命运轨迹。在我看来,这或许代表着,你从自然那边获取的事物你需要以另一种方式偿还,这是一种正当而且必须的交易。
精灵们主宰并左右着艾基伍德的人们的生活轨迹,大家族经历着季节的轮回,并且在蒙蔽、欲望、隔阂和失落中起伏,最终必将前往他方。去往他方也许可以被看做是一种回归原始与自然的象征,在约翰.克劳利的笔下,他方世界跟现实世界并非有着不可跨越的界限,人类也许就跟精灵共同生长着,并且受其影响着。他方世界是循环往复的,生老病死都是一种循环,季节在循环,时间也在循环,生命在循环中生生不息。
作者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另外一个世界存在的可能,这种可能性让人着迷。诚然,这是一种想象,它勾勒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世界,让它显得如此合理而有趣。想象一下你的生活中,也许存在着这么一些小生灵,他们就隐藏在丛林或者河流中,参与着你的时间。想象力总能够创造出奇迹,它不会被时间磨灭,就存在于你的头脑与心中,构造出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因此,约翰.克劳利才写出了《他方世界》。
书中,布兰波博士认为,有着无穷无尽空间的“仙境”是无法到达的。然而,即使肉体无法到达,那么心灵呢?心灵也许是可以看见的吧。